Recent Posts

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

辜負與在乎


有一次,很不經意地錯手按到了前同事的電話,剛意識撥錯後就馬上掛線。我才發現我以前將她的手機定成書籤,所以在常聯絡人的頁面裡,還是會優先出現他的手機號碼。

她該是非常疑惑為何我會撥電給他,於是撥回電話來詢問什麼事,我直言,就是按錯了,沒事、沒事。

然後就沒聊下去了。

當同事時,幾乎每天見面,而且下班後也因要處理後續作業,所以常保持聯絡,有時不經意地就吐露真言,當然看人而定,有些人是可以交心,有些人只能陪笑。

我一向知道職場是沒有朋友,更不能有炮友關係,所以當公司變成了前東家時,同事彼此間的關係就成為同路途人一場,如今各走東西。

這世界永遠是此一時,彼一時,人際之間的關係,像流水一樣流動無形。君子之交淡如水,雖然已體會過是什麼滋味,但有時還是會對消逝而愴然。以功利主義來講,當你沒有利用價值時,不是所謂的真正朋友就會跟著消失。

人是那樣善變,彷如很隨性,手機都比我們認真與執著,死死地記住了當時輸入的一切。現在我該學會如何淡淡之交,無味、無趣,但非常基本。喝太多有甜料的水,會解渴,之後會更渴。



我終於瘦下身了。

人胖的時候不知自己多胖。

直到自己發覺怎麼照鏡子,都辜負了鏡子時,才決定減肥。於是本來是明天才開始減肥的事,變成每天唸著自己的事,變成每天該要做的事。

我那天往衣櫥裡找出我的舊牛仔褲。穿上,咦,可以穿上來,扣到腰扣了。

驀然想起當時我決心要瘦下來時,其中一個理由就是要穿回這些褲子,我那時的理由是買到了穿不著,好浪費,而且我要隨著我的腰圍漲縮買幾條牛仔褲或西褲才安心?

我想我的腰圍數字就與我的身邊的同事/友人的數字般,大起大落。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曾像我這樣,是想重新穿回舊牛仔褲而去減肥。

然而當我可以穿上棄置若干年的牛仔褲後,我才發現款式好像不合了,而且大腿處似乎過於緊繃,其實即使穿得上,也如同穿蛙人裝,要坐下來,彷如會爆炸,這意味著我其實還未真正瘦到如同以前那樣。

它只證明我的腹部凹回進去。

看著那條乍看合碼卻又曾經滄海難為水的牛仔褲,可真是複雜與矛盾的情緒。

遲到的收獲,已偏離了初衷。

合則來,不合則去。兜了一大圈的合,始終都合不來。即使合得來,也得跪著走。

而且,我會一邊想起怎麼以前的我如此瘦,可以買到這樣腰圍的尺碼?

我通常買褲時通常會買多餘尺碼的腰圍,那時試穿起來覺得鬆身,那意味著初買這褲子時穿起來是很自在,那是比目前還瘦。

只是幾年光景。那時沒發奮圖強去做運動,食量也沒有刻意又痛苦地去減少份量,身體也會以自動飛航模式常年終日燒脂維持體態,現在只怕流汗太少,否則吸一口氣都會胖出來。

由儉入富易,由富入儉難──與腰圍一樣,由細腰到粗胖很容易,但粗胖再減回瘦腰就好難。過慣手頭寬的生活,再回到窮鬼日子,那種折磨比起當窮鬼時渴望致富不成的沮喪更甚。



認識到新朋友或新同事等,會以為來日方長,但其實我們要習慣人走茶涼。

而我的多條廢置的牛仔褲,就像朋友一樣,走進我的生命裡,只給我上一堂課,然後轉身匆匆就走。

現在才明白,我在乎我的牛仔褲多過在乎我的體重跟我在乎不在乎我的人是一樣的謬理。

2 口禁果:

飞炎 說...

人年纪越大,感觉可以聊的来的人就也就越来越少了...

Alfred X 說...

喜欢这一篇文章 多真实亦多感概 莫待无花空折枝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