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7年10月29日星期日

火出木盡 ㈡


接前文:火出木盡㈠

……拉起了警報,死了死了,他來傳教的!我也對這些事非常迴避,不是說你的宗教不好,只是我有我自己的良心選擇。

所以我知道我又挖坑給自己跳了,心裡暗叫不幸。

他開始提教會的活動,包括如何給予他們夫婦倆精神上的支持等等。我心裡面是打著呵欠了。接著偉順也提及他妻子的成就,因其妻子是一名業餘XXX,所以薄有名聲──天,我也不知道他的妻子是誰。

其實我也哈欠連連了。我看著手機,我們一邊吃晚餐一邊談,就這樣花了兩小時,在上班整天後,還得應酬這樣沒有重點的飯局,我真的不知偉順要的是什麼。因為一個兩三年與你沒聯絡的泛泛之交,突然邀約來見面,必會有其議程,那到底是什麼隱議程呢?

我真的沒甚耐性了。

後來重點終於揭幕,偉順不知怎麼帶著話題(因為我已不能專心聽他說話了),就從他的背囊中拿出一台手提電腦出來,講解著某一個牌子的產品。

那品牌是一個外國直銷品牌,但恕我完全沒聽聞,因為我對直銷類的事情也是感到很感冒的,多年來已嘗試迴避。

沒想到這次栽在一個泛泛之交手中了。

他是說著這品牌的家居用品是如何地好用,包括清除了一些本來會對其女兒有害的化學物質,他是非常地訝於這品牌的實用性等等。

我沒想到他竟然使出這一招出來,是身邊的人都被他「利用」過來聆聽他的「直銷」?這些年來,我已與這些保險、直銷或傳教類的人士絕緣,大部份都是自我了斷不再與他們聯繫。

也因為如此,我才以為近年來直銷已到了飽和狀態,因此少見有人向我推銷直銷品牌了。

我就這樣呆呆地坐著,聽著他說話,當一切揭盅時,就是自討沒趣而已。

這時我看著我的手機,突然手機屏幕一黑!我心裡怪叫「不好了!」,因為我正想偷偷設定鬧鐘,在五分鐘後自動響起來,佯裝是有急事來電而需告辭。

然而我的手機因為老舊關係,電池常失靈,以致若只剩下60%電力也會馬上關機,除非重開。而我最怕的是手機沒電及無法開啟,因為你真的不知道你人生下一分鐘會發生什麼事情──至少手機可以充作救生符。

我就宣示,我非走不可了,因為我的手機沒電了,而我恰好沒有攜帶到手機移動電源來充電。

或許我的藉口也真的太突兀,而且是他剛展開戲肉的話題後就攤出來。我覺得我也是仁至義盡了吧,畢竟偉順也浪費了我人生的至少兩小時在他身上,一個我算是認識卻又陌生人。

我寧可他早些和我說他要約見的目的,那至少我有一些心理準備。而我是完全不設防赴約,就只是為了還個人情債。

當情節來到這兒時,偉順也爽口地應答。沒想到他開口說:

「如果你急要用手機充電,不如就來我的Air BnB單位坐坐吧,我們再聊,我那兒可以充電的。」

我心裡又暗暗叫苦,我這次真的是挖了更深的洞給自己跳(剛才是挖坑現在是挖洞)

我再反問,「你的單位不是租出去給人家的嗎?」

偉順說,「沒有,恰好這幾天空了出來,其實我今天來這也是要順道去那兒拿些東西。」

我覺得我自己真的逃脫不了,而且我現在人生最怕的就是手機無電,因為我通常每次開夜車回家,一定會開設WAZE來查看是否有警察設路障攔路,然後繞路跑。

我試過有一次深夜在回家途中,被一大票交警在高架天橋設路障攔下,成群車子就被攔在路旁,接著一名交警誣告我超速,我最後掙不過佯裝私下解決,豈料我拿起錢包時,錢包裡僅存的一張五十令吉紙鈔馬上被搶走!

自此我的心理陰影非常重,因為你永遠斗不過執正牌的□□(你自己填充)

思及於此,我勉強答應說,「好吧!」 然後我又趁機說,我要上個廁所。

我不是要借尿遁,而是我想趁上個廁所小解時,偷偷地嘗試再重開我的手機,然後再設定鬧鐘在幾分鐘後響起來,那麼我的離去就不會那麼倉卒了。

由於偉順真的太長氣了,我上到廁所時,馬上到尿盂大江東流地將憋著的一下子解放了。未幾,我又感覺到有人進來了。

我一望,又是偉順!

他怎麼不能放過我呢?但那時我正在辦著人生大事,就這樣站著待辦完,他走進來後,就在我身邊的尿盂站著。

(待續)

1 口禁果:

小安33 說...

感覺會很精彩,你不可能寫個直銷的故事而已吧...

發佈留言